孙杨方被6次要求停止骚扰证人 听证会就像灌香肠

No Comments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maranoplbg.com/,孙杨训练备战奥运

4月13日,《案中观察》节目就孙杨案邀请嘉宾进行了剖析,其中提到孙杨败诉后在微博公布证人的隐私信息,律师蔡果表示在听证会开始之前,控方WADA就已经6次向法庭申请,要求孙杨一方停止私下联系证人。

孙杨母亲对此解释为收集信息。而CAS仲裁员杰弗里则认为:“假如中国最有名的运动员的母亲给你打电话,我想不出来她问什么问题不会吓到人家。”杰弗里称,孙杨母亲对证人的电话是一种威胁。

在孙杨微博公布的尿检官手写信中,其自称只是临时被叫来帮忙的建筑工,没接受过兴奋剂检测相关培训。而与之截然相反的是,在孙杨的公开听证会上,尿检官的直接上司波帕称其接受过培训,并在孙杨案之前就有过检测经验,而该证词最终被法庭采纳。

@法山叔提到,我问国际仲裁员杰弗里,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,那就是在孙杨拒检的那一瞬间,他是没有意识到自己拒检所会产生的严重后果的。杰弗里说,很有可能,如果他脑子坏掉了的话。

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资深仲裁员杰弗里在节目中表示,当他听说孙杨申请公开听证时就觉得不妙:他形容听证会就像灌香肠,过程不甚雅观,再加上控方的律师和证人都非常专业,公开对运动员一方并无优势,只会让舆论更不可控。孙杨训练备战奥运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历史上只在90年代,有一名爱尔兰女运动员曾申请过公开听证,并且也败诉了。

对此@法山叔表示:关于孙杨公开CAS听证会的做法,仲裁员形容此举宛如灌香肠。为什么呢,因为虽然我们吃香肠,但其实并不想看到香肠是怎么灌进去的(场面可能不太好看)。而蔡果律师说,CAS裁了这么多案子,但在孙杨之前历史上只有一个爱尔兰的女性运动员选择公开听证,然后她输了,现在成了一名律师。

Categories: 登录

Tags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